Old buddy, old pal, old friend of mine (1)

20140815-020257.jpg

(1) 跟畢業後就很少見面的中學老同學吃飯敘舊,談起當年的趣聞、花名、糗事。。。最有趣的是大夥拿出手機掃屏,看30多年前的老照片,比較當年的身材樣子,看還能認出多少位老同學和誰誰誰的名字。
雖然我們不常見面,可是大家都沒有隔膜,永遠有聊不完的話題,還有全場獨有的太平福建話(我的福建話早就生鏽到可當Calcium喝了,Han Keat的冷笑話),場面融洽溫馨。
嗯,我開始期待816跟華聯84年中五的同學聚會了。

(2) 當年(1989)我們幾位系友成了室友,大夥有空就聚在一起說三道四,還常常做一些傻事(包括拍了一系列很搞笑的照片,這張攝於在太平山),不讓青春留白。
1/4世紀過了,我們這班Blur Blur的大學同學還常“八”在一起(好友月妹已離我們而去,哭)。雖然我們分隔南北,可是我們總不錯過任何可以見面的機會,友誼長存。
嗯,我們得開始策劃年尾的假期。

(3)這些年來,我們這班舊雨新知(照片缺了大半的人)常聚會,慶祝生日、佳節團圓、懷舊嚐新、示威旅遊,大夥天南地北,無所不談,是我生活圈子裡互動最多的一群戰友。
大夥都有個共同的理想,就是推倒這個爛政府,建立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