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另类旅游团”深入砂州 亲身了解原住民反水坝斗争

Photo by Han Choo
Photo by Han Choo

砂拉越州政府在过去数十年来以发展为名,不理会当地原住民反对而执意兴建霸级水坝,导致原住民失去家园,甚至面对诸多文化与环境摧毁的问题。

于是,原住民陆续发起反水坝运动以捍卫家园。然而,除了社运份子和国际社会,原住民的抗争基本上难以引起大部分城市居民的注意,无法提高斗争过程的共鸣。

为了缩小城市人和原住民在反水坝运动上的认知鸿沟,民间团体开始带团组队,率领主要来自西马半岛的城市人拜访原住民部落,让他们亲身接触与了解,霸级水坝如何给原住民带来一场又一场的浩劫。

去年6月,一批社运份子创办名为“当今峇南”(Baramkini)的非政府组织,以砂州美里内陆的峇南为主要范围,透过游走探索的方式,带领更多人走进原住民区,希望能增加东西马之间的交流,提升国民对反水坝的醒觉。

去年中开始带团进峇南

当今峇南负责人廖天才(右图)表示,他从去年6月开始带团到遍布在峇南县内的各个内陆地区,让随团人与原住民共同在长屋生活约10天,从中了解他们的丛林生活如何被霸级水坝工程逐步摧毁。

“参与者在亲身体验和掌握更多具体资料,他们当中回到西马后,会以不同的方式把这样的信息流传开来,让更多人知道原住民反水坝的实情。”

他举例,有些参与者在峇南的旅途中拍下不少的照片,然后在雪隆区举办多个摄影展,也有人办分享会和讲座会,向大众传达反水坝运动的讯息。

昨天,廖天才就在隆雪华堂主持一个题为“砂州内陆另类旅游”的分享会,邀请3名曾加入游走团的人士分享心路历程。他们是自由撰稿人刘嘉美、民主学堂讲师陈逸飞和环境及工业安全顾问陈慧君。

砂州准备兴建峇南水坝

主讲人除了向50多名出席分享他们峇南之旅的经验和趣事,也道出当地原住民在捍卫家园时所面对的局限,包括在内陆地区的颠簸山路和交通不方便,在缺电缺水缺通讯设备的情况下,如何与其他村庄的原住民联系以凝聚更大的动员力量。

在砂拉越州再生能源走廊(SCORE)计划下,州政府总共要兴建12座水坝,其中已完工并运作的水坝是巴当艾(Batang Ai)和巴贡(Bakun)水坝,穆仑(Murum)水坝在蓄水,而第四水坝峇南(Baram)则最近开始动工。

兴建水坝过程中,政府征用大片原住民土地,世世代代与大自然共同生活的原住民基于政府没有给予合理赔偿,奋起展开反水坝抗争。

峇南原住民在7个月前展开封路行动,之后更在基地建立名为“拯救巴南村庄”(Kampong Operasi Selamatkan Baram)的新甘榜,准备长期抗战,继续日常监督,防止砂拉越能源公司(SEB)再次闯入,建造峇南大坝。

旅游之名避开入境麻烦

询及为何以旅游作为方式,廖天才告诉《当今大马》,有基于沙砂两州的首长都有特权下禁足令,阻止异议份子入境,因此他认为,借“旅游”为名是最圆滑和最剩麻烦的入境方法。

他解释,若以“考察团”的名义进入内陆地区,团队成员可能就会遇到麻烦,或在入境时遭官员刁难。

“我们的真正目的是要提升醒觉,让参与者有所了解和传达给更多人知道,所以我们可以非常低调地去做这种教育和开拓别人视野的工作。”

组小型八人团进入内陆

廖天才指出,游走团以小型方式进行,他平均每一次都只安排7到8名参与者,所有费用由参与者自费。

他首次带团到峇南是在去年6月,之后分别在8月、12月和今年的2月杪陆续领队,目前共带了近30人前赴峇南。

“(大家的)反应越来越好,因为参与过的人会和他们身边的人介绍。”

“我并不知道,这是不是最有效(提高醒觉)的方式,但至少整个醒觉运动正朝向正面发展。”

打破对原住民刻板印象

陈逸飞(右图)在讲座会时透露,许多人尚对原住民有着“懒惰、投国阵、排斥发展”的刻板印象,而这类深入内陆的旅程可让大家重新认识原住民。

“我还记得,在一个晚上,我们随团的人都在晚上10点睡着了,有一户原住民人家在11点出外打猎到凌晨1点,之后早上5点起床作务,之后再去打猎……你说他们怎么会懒惰?”

陈逸飞今年2月首次加入峇南之旅,并认为此行之所以有震撼力,是因为有直接与原住民交流的平台。

“很多时候,社运份子的主张和一些抗争的概念,可能保留在抽象(阶段),参与后会有更具体的了解。”

须了解原住民土地概念

刘嘉美(左图)则表示,大家有必要去理解原住民对于土地、金钱和生活价值观的概念,与城市居民存有很大的差距,参与峇南之行能让自己真正理解原住民“铁了心要守护森林”的原因。

“我们追求居住在特定的土地范围内,可能期望土地在未来的几年内增值……但原住民的土地范围概念可以是整片森林。”

刘嘉美续说,只要理解到森林为原住民的重要栖息地,就不难明白为何他们坚守家园,不惜设立路障,占领道路主要路口,阻止卡车进入内陆展开霸级水坝工程。

专家倡导改建小型水坝

另外,陈慧君(右图)则点出,大多数的国家皆已放弃兴建霸级水坝来发电,只有中国、巴西和马来西亚仍对霸级水坝“情有独钟”。

“全世界有权威的能源专家都不鼓励兴建霸级水坝了,因为它带来的生态破坏力,远比能源效益来得大。”

“他们现在提议的是,只需耗时半年就能完工的小型水坝,而只有小型水坝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能源短缺问题,反观霸级水坝平均需要长达8年的时间,这无法应急。”

她举例,北欧国家,比如芬兰,是目前发展小型水坝来发电的代表国。

当今峇南(https://www.facebook.com/baramkini) 的下一趟旅程将在今年8月展开,欲知详情,可电邮至gamltc@gmail.com

====

SCORE & Renewal energy_23042014

我的演講PPT鏈接 / The link to my recent PPT presentation on renewal energy from Score perspective, welcome to use the information.  https://app.box.com/s/b2op2c8cpgdoa9x1oxnx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