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吉公满空气污染严重超标 新矿区山埃废水或影响雪州

I was invited to present a paper for  Environmental Hazards Protection Forum recently
Date:3-6-2012(星期日)
Venue:Dewan Tuanku Syed Putra, Universiti Sains Malaysia Penang
Organiser: PENANG SAVE EARTH ASSOCIATION
Co-Organiser: Penang EMF Protection Association, People’s Green Coalition, Himpunan Hijau, Pahang Raub Anti-Cyanide Gold Mining Committee, Suaram

Here is the presentation slides and the report on Bukit Koman, Raub Pollution due to the nearby Gold Mining Operation (CIL) :

1. Gold Mining (CIL) :  A Brief Discussion on Industrial Waste & Air Pollution Presentation Slides 

2. 武吉公满空气污染严重超标  新矿区山埃废水或影响雪州 (Report by Merdeka Review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_v2.php?n=25021)

【本刊特约陈式骢撰述/摄影】劳勿澳洲金矿公司将在彭亨州内开设两家新的冶金厂,其中一家冶金厂的位置处于彭亨、雪兰莪跨州水源输送计划(Pahang-Selangor Interstate Raw Water Transfer Project)的河流流域。若发生废水泄漏事件,非但会危害附近居民,雪兰莪州民众亦将受到牵连。

环境、职业健康与安全管理系统顾问暨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秘书陈慧君昨日在槟城拯救地球协会(Penang Save Earth Association)主办的“2012年环境公害保护论坛”上指出,劳勿武吉公满(Bukit Koman)空气中的山埃气体(Hydrogen Cyanide)和二氧化硫(Sulfur Dioxide)严重超标。

她说,劳勿澳洲金矿公司每年使用400吨的山埃和毒性化学品如盐酸(Hydrochloric Acid)及二氧化硫等,2011年8月,村民探测到空气里的二氧化硫含量高达47.6ppm。

她说,根据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的指南,住宅区的二氧化硫指数不可超过0.3ppm,而在一年不可超过此限制四次,然而在武吉公满新村,短短九个月,指数超标次数达33次,测量到的二氧化硫数据也比美国环境保护署的限制高150倍。

另外,村民所测量得到的山埃指数高达30ppm。陈慧君指出,武吉公满村民购买的氰化氢探测器的测量上限是30ppm,所以武吉公满新村内的山埃气体含量其实是超出30ppm。

她说:“测量到30ppm那天,测量器的警报器一直发出警急讯号,响了几个小时直到电池耗尽!”

她指出,只要空气的山埃含量达20ppm即足以造成山埃中毒。

若地下水污染危害远达雪州

陈慧君指出,该公司呈交给环境局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显示,山埃萃取黄金的过程理应是在一个封闭的环境进行,但是其公司2011年的年报里的照片显示,劳勿澳洲金矿公司的山埃萃取槽其实是采开放式程序。

她说使用开放式的操作方法会导致有害气体被排放到空气中。

在她的演说里,陈慧君提到,环境局应武吉公满村民要求放置空气探测器,但是该局只放置短短六天就撤走,过后环境局对外宣称武吉公满空气没受污染。为此,村民被逼自掏腰包购买空气探测仪器全天候检测空气中的二氧化硫和氰化氢含量。

她展示照片说明,在金矿厂运作之后,许多村民罹患皮肤病,而当地的自然环境亦出现巨大的变化,原本树木茂盛的露天采矿区,在短短一年半之后树木明显变得稀疏。

在谈及废水处理问题时,陈慧君称劳勿澳洲金矿公司当初上市招股时,曾公开对外宣称,“马来西亚地方政府和租地者没有向其公司要求对废料和废水进行山埃去毒(Detoxification)”,因此该公司没有将去毒工厂的运作费用算入成本。

她称,由于山埃可经由阳光分解,因此金矿公司将冶金后含有山埃的废水导入尾矿湖,并曝露在阳光底下,以分解水内的山埃,然而由于尾矿湖太深,阳光可能没法完全照射到湖底,因此积存在湖底的山埃很难被分解。

她也指出,劳勿澳洲金矿厂的尾矿湖并没有防止地下水污染的措施。因此如果尾矿湖的里的水渗透到底下水源将会污染附近的河流。

陈慧君依据劳勿澳洲金矿公司的年度报告指出,该公司计划在劳勿区开发另外两个新的金矿,其中一个是位于武吉公满北上20公里的德生(Tersang),德生的金矿建设工程已开始,而另一个金矿的确实位置尚未确定,但是她称这个金矿极大可能是位于劳勿南部的Bilau河流域一带。

她表示,彭亨政府和雪兰莪政府的跨州水源输送计划的其中一处水源就是来自该区的河流。她说如果这个新的金矿发生地下水源污染,那么受害的不单只是金矿附近的居民,远在雪兰莪的居民也会受到严重影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