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集结,不是骑劫:净选盟与民联不能一刀切

在Masjid Jamek 站前,人民為乾淨和公平的選舉起義!

前晚在NTV 7,行动党全国副主席东姑阿兹竟然获得巫统媒体的“青睐”,邀请上电视台畅谈,当然最主要目的还是要借东姑阿兹的口来摧毁行动党和净选盟,最后如巫统所愿,他在电视台宣布退出行动党,这也将成为国阵攻击行动党无法容纳异己的其中一个把柄,即使行动党至今依然没有对东姑采取任何纪律行动。

在电视台上,东姑阿兹又再次重复他在428前后的言论,除了说他不认同净选盟到独立广场静坐外,还强调他认为净选盟被政党骑劫了(指民联)。

在这里不谈东姑阿兹退出行动党的是是非非,在这里只谈“骑劫”两字。

在野党骑劫净选盟,这是428大集会后不断被国阵攻击的其中一个论调,其影响力非常强大,甚至让一些集会者也持同样看法,尤其是有录像拍到怀疑是安华和阿兹敏共同决定推翻围栏,闯进独立广场,因此“招致”镇压,华裔导演林铭志出席安华的记者会上就是用这样的说法炮轰安华“骑劫”净选盟。

按照一般的“骑劫论”,多是因为民联在净选盟3.0扮演过重的角色,甚至凌驾于安美嘉和黄进发等人的角色来领导整个运动,导致整个净选盟失去意义,因为被政党拿来利用捞取政治资本,有些人甚至呼吁在野党下次不要参与净选盟的运动。

这样的言论恰恰好是国阵乐以见成的,因为只要打击了净选盟的道德威信,抹黑是民联在背后操控,净选盟的诉求就会被主流媒体抹黑成不再具有正当性。因此,国阵领袖才会纷纷群起攻击民联骑劫净选盟。

这种骑劫论根本就是无稽之谈,Bersih的参与者和支持者千万不要中计,在马来西亚目前还未迈向真正民主化的当儿,任何公民抗争运动都必须与在野党紧密配合,才能产生巨大的压力和效果,毕竟真正在选举战场上与国阵决一死战的是民联,而不是公民组织,国阵不断在控制的媒体上抹黑净选盟就是因为净选盟获得民联三党的全面配合,高度“政治化”,直接影响选票走向,所以才让国阵无法掉以轻心。

Bersih2.0后国阵被逼废除内安法令、通过和平集会法令(虽然仍然限制集会自由,但至少有跨出一步);Bersih3.0后,国阵更直接撤回选举犯罪法令的修正案,这些正面效果,如果没有来自反对党与净选盟同声同气,又岂能施压有效呢?如果为了所谓的“中立性”而放弃跟在野力量结合,任何的公民组织斗争最终将事倍功半,因为国阵可以对你爱理不理,因为反正对它的选票伤害不大。

如果说,公民领袖领导的Bersih 有政党参与就是被政党骑劫,那Bersih 1.0是由政党发动,公民组织参与,那为何没有人会说Bersih 1.0被公民组织骑劫呢?可见此骑劫论是多么的荒谬。

最重要的是,如果没有政党的高度参与,净选盟数次的大集会又会如何出现蜂拥的人潮?华社在709和428当天的众多人潮的确大多不是政党动员,而是自发前来比较多,毕竟大多数华裔都居住在城市或者城镇,比较容易接触替代资讯,而华文报即使再多么窝囊,还是多少可以获得净选盟的讯息,但对于马来社群来说,除了城镇马来同胞外,来自乡区的马来人是面对资讯全面封锁,靠的就只是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带进去的替代资讯如党报《公正之声》和《哈拉卡》以及每晚的甘榜讲座来传达净选盟的讯息,来反击巫统媒体的抹黑,如果没有这些政党的全面动员,当天你也许只会看到华裔同胞在游行,而这个游行更可以简单地被巫统种族化,并且大肆炒作只有华人支持净选盟,这样的局面,是心里想着净选盟被民联骑劫的你想要看到的吗?

也许有人说,不是说民联不能参与,而是不要过度高调,但如何才是不要过度高调呢?高调和低调的标准又如何区分呢?有人说不要让安华和其他民联领袖演讲就不是高调,如果真有这样的想法,那是极度愚蠢,因为即使你再怎么不喜欢反对党的参与,但他们始终是民选的反对党领袖,让有民意基础和名望的反对党领袖演讲,才能鼓舞更多集会者的士气,也才能比安美嘉和黄进发等人更能吸引海外媒体的关注,让净选盟的讯息传播到全世界,这样才能“里应外合”直接施压国阵,在策略上而言,让反对党领袖演讲是绝对应该,也必要的。

那如何才能让民联“低调”的参与呢?不如不要5000名的伊斯兰党的志工团(unit amal)参与好不好?因为拥有伊斯兰党党员证的他们排在最前线,领导净选盟群众前进,这就很明显完完全全被政党“骑劫”了,但你会赞成不要Unit Amal的参与吗?如果没有Unit Amal的参与,Bersih1.0,2.0和3.0的秩序谁来维持? 谁在最危难时刻打开篱笆让华裔集会者逃离现场?谁在镇暴队射出催泪弹时,勇敢的扔回过去?这些问题,都是应该由那些认为净选盟被政党骑劫的人好好思考。

在獨立廣場前的人潮,穿紅衣者為維持治安的志工(照片來自網絡)

也许会有人认为,政党的人在主导冲破围栏,闯进独立广场,这些政党的人不应该这样做,因为净选盟之前已经说了不会硬闯独立广场。对,当天的确有政党的人硬闯围栏(如果该录象里的阿兹敏真的在指使),破坏了净选盟之前的协议,但这是否就应该把一切警方镇压的罪名怪罪在这些硬闯围栏的“政党人士”呢?

马来西亚律师公会“我的宪法运动”主席沙烈占就表示,净选盟3.0集会者拉开警方设下的围栏并没有违反法庭的禁令,因为警方的围栏设在庭令所限制的地方以外。他同时指出,法庭不该发出封锁独立广场的庭令。的确,为何如果要怪罪,为什么不先怪罪警方无理封锁独立广场,为什么不先怪罪警方在群众还没有进入法庭的禁令范围就镇压?为什么不先怪罪人群在解散中,为何还要射催泪弹?为什么不先怪罪警察为什么在“驱散”人群时关闭捷运站?

难不成,那些天真认定净选盟被政党骑劫的人会以为,只要那天没有人打开那个围栏,警方就不会镇压?那我想请问,如果Bersih3.0是在一片祥和的情况下结束,巫统要如何在马来甘榜继续抹黑Bersih是一个破坏国家安宁的组织?巫统要如何“補蒦”它过去5年对马来社会灌输Bersih的“非法定位”呢?所以,如果说这场镇压是一早就被设计好的,一点也不为过。

我发现,由于执政党过度的腐败,导致许多人民虽然关心政治的发展,却厌恶政党政治,包括对反对党非常的有保留,因此即使上街,也一直强调要跟反对党保持距离,甚至把反对党形容成一个只是为了政治利益的团体,这样的说法对反对党非常不公平,熟悉大马历史的人都知道,大马的反对党在追求民主人权、自由平等都是急先锋的角色,如果没有他们过去数十年的付出和牺牲,为后人铺下相对康庄的大道,308也不会有政治海啸,更遑论今天那浩荡的人群在市中心穿梭。

今天人民承受的苦,反对党跟我们一样承受,他们甚至是承受更多的那一群人,毕竟前线的人永远都是第一个被牺牲的,肮脏的选举制度,第一个受到冲击的就是反对党,因为他们即使做再多的工,也换不回同等的回报,所以,在大敌未除之际,若公民运动因为害怕被“标签”,而与反对党做过多的切割,届时必将力有不逮,不但无法达到预期效果,伤害的将是整个民主运动,得益的将是那从来不曾被推翻的暴政。因此,要净选盟不要被民联“骑劫”?倒不如让净选盟和民联“集结”,汇成那庞大的人民力量,把一切不可能化为可能。

在国家即将迎来关键的改朝换代之战时,净选盟3.0的发动恰到时机,25万的人潮更是形成对国阵选举改革的压力,虽然最后未必能逼国阵完全就范,但那澎湃的人潮和激动的呐喊已经成功为马来西亚写下一页光辉的民主史,净选盟成功召唤了马来西亚人的使命感,但过去的历史教训告诉我们,民主运动稍有不慎,即容易被当权者收编抹黑。

写此文章,是希望各位Bersih的参与者不需要再去理会荒谬的“骑劫论”,国家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推翻腐败不堪的政权,反对党需要我们,我们也需要反对党,在暴政治理下,无论是反对党还是人民,都是受害的一群,我们要的是“集结”一切可以集结的力量,不是误中国阵的“骑劫”圈套,随着国阵的舆论起舞,这对追求干净选举的努力和推翻腐败政权的付出都是一项极度沉重的打击,不但不利于民主运动的发展,更是纵容了国阵那邪恶的政权继续危害人间。

欢迎转载,以正视听。


2012年5月16日

原載: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437483716281322&id=285348888161473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