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山埃,保家园”讲座会报道

从事品质,环境与工业安全管理系统咨询与训练工作十多年来, 我很少花这么多的时间来准备一个短短半小时的简报。

我一边阅读分析资料一边感叹,如我们不立刻行动,这个美丽的家园可能将会家破人亡了,想到此,我倍感压力。

纯朴的村民只希望有个安全的居家环境,希望昨晚的讲座和反山埃委员会的国会一行能唤起公众的注意,并向有关当局施压尽快解决问题!

反公害运动只是一个开端,环保工作更非一日可成。打造绿色乡土是我们的梦想,弱势者的力量永远不会停息!

=====================

输送带横跨雪隆西彭等地区

山埃采金危害八百万人安全

作者/独立新闻在线陈慧思 Jun 24, 2009 01:31:32 pm (http://www.merdekareview.com〕

【本刊陈慧思撰述】“如 果你住在山下,山顶有一个大石头摇摇欲坠,你会如何?”去年到武吉公满新村实地考察的美国环境化学顾问格林米勒(Glenn C. Miller)这么形容武吉公满村民目前的处境。他认为,村民别无它途,只能反对到底。另一环境和工业安全顾问指出,山埃采金非但关系劳勿武吉公满的三千 条人命,还关系到山埃输送带左近雪隆、云顶、武吉丁宜山区八百万人的生死存亡。

反山埃委员会主席黄金雄(右图)指出,去年美国专家格林米勒(Glenn C. Miller)到新村进行实地考察时,村民曾询问他情况如何,米勒回答,“如果你住在山下,山顶有一个大石头摇摇欲坠,你会如何?”,他指出,在这个情况下,村民除了反抗到底,别无他途。

去 年二月间,格林米勒经环境之友安排,到劳勿武吉公满实地考察,随之在去年5月29日撰写了一份报告,提出矿厂设计纰漏及其潜在危害。专研山埃采金术的米勒 认为,劳勿澳洲金矿公司(Raub-Australian Gold Mine)在武吉公满(Bukit Koman)建设的碳提炼厂不符国际标准,可能将在未来的数十年甚至数百年,对地面和地下水造成严重的污染。【点击:碳提炼厂不符国际标准 美国专家警告遗害百年】

昨 天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主办“山埃vs人命:抢救武吉公满”,武吉公满村民包租两辆巴士,专程从劳勿抵隆出席讲座会,许多武吉公满的游子和关心这个课题的社 会人士,亦身穿黑衣出席这个山埃课题首场讲座会,令隆雪华堂三楼视听室座无虚席,场面非常热烈。讲座会主讲人有反山埃采金委员会主席黄金雄、环境和工业安 全顾问陈慧君、隆雪华堂执行长陈亚才和劳勿都赖区州议员钟绍安,主持人来自武吉公满的评论人凌国文。

罗里翻覆 后果严重

环 境和工业安全顾问陈慧君(右图)从山埃的输送、工业处理和矿场与集水区的距离等问题,看出山埃采金计划的影响不局限于武吉公满这个村子。她指出,山埃采金 计划非但影响了武吉公满三千村民的安危,也危害处于山埃输送带的巴生、八打灵再也、甲洞、黑风洞、云顶、武吉丁宜、文冬等地八百万居民的生命。

她 表示,劳勿澳洲金矿公司从巴生港口一路运输山埃(氰化钠,Sodium Cyanide)到武吉公满,路经巴生、八打灵再也、甲洞、黑风洞等雪隆地区,再转入加叻大道,路经云顶、武吉丁宜、文冬等地,整个运输带长达144公 里,住有八百万人;如果运输过程出了任何问题,如罗里翻覆等情况导致山埃泄漏,后果将不堪设想。

她提醒,劳勿澳洲金矿公司是向杜邦(Dupont)这个国际化学原料公司进口山埃,可是该国际公司曾因工业处理过程不安全,遭美国相关单位罚款。

陈慧君也指出,武吉公满金矿靠近彭亨州的集水区,山埃采金山埃采金过程中释放出的酸性气体,将在周边上空形成一个酸圈(asid ring),恐怕将污染集水区的水源。雪兰莪州要向彭亨州买的水,就来自于这个集水区。

没按规定安排逃生演习

与 此同时,她质疑金矿公司储藏山埃和其它化学物质的方式是否安全。她说,《1996年主要工业意外风险控制条规》(Control of Industrial Major Accident Hazard Regulations 1996)规定,工厂在储存、生产、使用一定数量的毒性化学原料时,务必拟定应急措施(emergency respond plan),并安排民众参与紧急逃生演习。当她询问台下村民是否金矿公司是否有这么做时,村民坚定地回应“没有”。

后 来她在电话中向《独立新闻在线》补充,二氧化硫(sulfur dioxide)也在这个条规的规范中;条规阐明任何工业在任何时候储存、生产或使用二氧化硫超过20吨,就受到条规的制约。根据该金矿公司发布在网上的 报告,该公司一年使用131.4吨的二氧化硫(sulfur dioxide),因此该公司照理在任何时候都会在矿场内储存20到30吨的二氧化硫,理应已受到条规的约束。

质疑为何采“闭门政策”

除 了空气和集水区污染的危险,陈慧君也担心地下水污染。她透露,一般矿石都有砒霜、水银、镉和铅此等重金属物质,而山埃采金过程将产生酸性物质,这些偏酸性 的物质较易进入地层,污染地下水源,如果没有做好防止地下水污染的措施,雨水将冲蚀这些被山埃水浸过石渣,以致重金属和酸性物质污染地下水源。

她例举越南、罗马尼亚等国发生的山埃泄漏事件指出,山埃泄漏意外的发生,将严重破坏环境和生态。她说:“一安士黄金将可赚进1000磅,可是却产生了30吨有毒废料”,这是否值得?

她同时不解劳勿澳洲金矿公司为何拒允村民和专家进入矿区视察和考察,她说:“如果顾客保证环境管理处理的好,问我该怎么做,我会敞开大门邀请你们来看看,不开大门反倒让人觉得他们可能不愿投资在工业废料处理!”

聘书竟注明可解雇患病员工

钟绍安置疑山埃采矿安全性

作者/本刊陈慧思 Jun 24, 2009 06:00:01 pm

【本刊陈慧思撰述】劳勿都赖区州议员钟绍安揭露,劳勿澳洲金矿公司(Raub-Australian Gold Mine)的聘书注明,“如果雇员身体出状况,公司可即行解雇”,他置疑,聘书中特别注明这个条件,是否说明在矿区工作的雇员健康易亮红灯?

钟 绍安披露,早前金矿场一名员工因鼻子流血不止送院三天,回到公司时被告知已遭解雇,这名员工愤愤不平,向他投诉,他答应替他投诉到劳工部,可是后来竟发现 其聘书上竟然列有此一条件——“如果雇员身体出状况,公司可即行解雇”。他置疑,金矿公司聘请员工时,特别声明上述条件,是否说明在矿区工作的员工健康易 出状况?

昨天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主办“山埃vs人命:抢救武吉公满”,武吉公满村民包租两辆巴士,专程从劳勿抵隆出席讲座会,许多武吉公满 的游子和关心这个课题的社会人士,亦身穿黑衣出席这个山埃课题首场讲座会,令隆雪华堂三楼视听室座无虚席,场面非常热烈。讲座会主讲人有反山埃采金委员会 主席黄金雄、环境和工业安全顾问陈慧君、隆雪华堂执行长陈亚才和劳勿都赖区州议员钟绍安,主持人来自武吉公满的评论人凌国文。【点击:输送带横跨雪隆西彭等地区 山埃采金危害八百万人安全】

主 办单位在讲座会场地内外举行资料展,记述武吉公满村民反山埃采金的心路历程。村民也在会场展示三副大字报,发出强烈的求救讯息。大字报内容包括,“武吉公 满村民末日将至,急求救世主救命”、“说山埃无毒者,其心比山埃更毒”、“虎因皮鬼猎杀死,黄金价高吾村亡——武吉公满村民同声一哭”。

黄金雄忆亡友洒泪

讲 座进行期间,坐在席间的听众异常投入,神态表情随着台上的主讲人的内容语调转变。黄金雄说及亡友张少平时潸然泪下,许多听众跟着落泪。黄金雄哽咽道:“想 到他我心里很难过,可是他的死唤醒了很多人的意识,也唤醒了很多人对这件事的重视,虽说他已离世,可是他的精神永远与我们同在,我们会继续他的遗愿。”

自从山埃采金的金矿区传出异味之后就搬到榴莲园独居的反山埃委员会财政张少平,在4月29日被发现卧尸其榴莲园的小屋。他死之前曾因眼睛发红、腹部生疮而到医院求医,他的遗孀透露他生前因金矿开采后村子开始传出异味而忧心忡忡。【点击:张少平反毒害壮志未酬 三百人送殡作沉默抗议】

张少平的离世,令村民义愤填膺,一群在雪隆地区工作的武吉公满年青游子加入反山埃运动,把反山埃运动推向另一层次。他们架设了一个网站(bancyanite.blogspot.com),发布反山埃运动的最新消息。

也 是武吉公满人的凌国文在讲座会上揶揄劳勿区国会议员黄燕燕贵人事忙,从未回应村民的请愿书,也没有回应担任讲座会主讲人的邀约,坐在听众席间的张小平遗孀 陈莲娣即刻站起喊道“她躲起来,不敢见我们!”,村民皆高声应声附和其说,还有人高喊“黄燕燕是人民公敌”,凌国文感叹一提起黄燕燕就引起公愤,随即切换 话题并吁听众保持冷静。

陈亚才冀扩大活动圈

拥有多年社会运动经验的陈亚才(右图)昨晚在讲座会上与村民分享宝贵的经验社运经验。他以斗争十年才有成果的红泥山反毒运动激励武吉公满村民,莫因高庭驳回他们的司法复核申请而气馁,反之应该咬紧牙根度过难关,斗争到底。

他说:“我不想跟各位假设这个斗争很容易,但是肯定不是绝望的,即使打败官司还是有路。”他认为,村民未来该走出武吉公满,同时让全国公民走向武吉公满,扩大运动圈子,把反毒运动推向新的层次。

陈亚才也提醒村民,在斗争的过程中,许多人见风转舵,也有的人挑拨离间,村民该小心处理这类问题,莫因内讧放过眼前的敌人。他同时嘱咐村民提升自己对山埃毒害的认识,配备与对方的专业人士对峙的能力。

他指出,村民与权力单位对抗,固然是“小人物遇巨无霸”、“小刀锯大树”,可是,他说,当弱势者凝聚起来集体施压时,做贼心虚者就会有所顾忌,譬如政治学者黄进发发起穿黑衣运动,虽然没有任何杀伤力,可是却令当权者极为紧张。

听众发问时段场面火爆

在 听众发问时段,英国留学回国、目前在私立学院担任化学工程系讲师的程乐嘉站表示,他无法认同陈亚才发出的“专业人士不重要”之说,随即自称手下有两个博士 研究生,挑战陈慧君等专业人士莫空谈,反之采集样本进行化验,让数据说话。他此话一出,即引起村民不满,一名男性村民即刻冲上前与他理论,程乐嘉赶快 说:“当我没说过话,我不是专家。对不起,我说错话,我可以不说话的。”村民才在旁人的劝阻下坐回原位。

陈亚才回应时表示,他没有说过“专业人士不重要”这句话,他一向认为专业人士很重要,反之解释他的意识是村民该提高自己的知识到能与专业人士抗衡的阶段。陈慧君则表示,金矿公司已围起矿区,水样本并不容易采集,她说,“你去到就知道”。

凌国文表示,既然程乐嘉有专业知识,有村民欢迎他加入反山埃委员会,村民跟着高喊“我们需要你”,还有委员会成员即刻倾前邀请程乐嘉加入,惟他只是笑着摇手婉拒。

8 thoughts on ““反山埃,保家园”讲座会报道

  1. 慧君,这一个多月来遇见那么多贵人相助,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那么好的回应,我们真的好像发了一场梦一样!(是美梦)
    很高兴认识你,让我见识到这么能干的人竟然有一刻那么善良的心 :)
    大家加油! 你也要好好照顾身体哦!

  2. 你讲的很好。
    不过你的第一张slide有一个错字,是“冶金”(ye jin),不是“治金”。

  3. 很多人都把“冶”和”治”搞错,正确的是“冶金”,两点水。你写成“治金”,三点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