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与人命,何者价更高?

在马来西亚黄金半岛,“脚下三尺有黄金”对劳勿县的武吉公满村民而言,是祸非福,因当地金矿就使用山埃采金!

到底山埃有多毒?我相信大家历史故事听得多。最出名的是第二次大战时德国Nazi大量使用化学武器Hydrogen Cyanide(HCN,氰化氢)来杀害集中营里的囚犯。

少量的山埃如苹果仔没事,可是当你吸入、口服或经皮吸收就可引起急性中毒,如吸入300 mg/m3的HCN可在10分钟里死亡,口服50~100mg或相等于一颗米的HCN即可引起猝死,没有药治。

长期接触少量氰化物也会出现神经衰弱综合征、眼及上呼吸道刺激,并可引起皮疹。

采金治金方式有多种,用山埃采金则容易造成环境污染与生命危险。可是Malaysia Boleh, 在没有咨询村民下,我国政府尽然批准了很多先进国已禁止的山埃采金矿。

劳勿澳洲金矿公司以山埃采金会释放HCN,因无法给村民任何保障,所以武吉公满(Bukit Koman)村民群起反对,也采取了法律行动(将在2009年 6月 1日吉隆坡高等法院过堂〕

政府封锁村民的反对声音,也禁止了他们的保护家园的和平请愿。

村民选择走上街头,是因为他们的身体已发出“中毒警钟”,不然的话,也不会在短短1个月内300人收到患病或身体不适的投报。

可想象村民的不安与恐慌吗?



“是否要等到有一天山埃泄漏了,政府才亡羊补牢下令停止采金?何人又能担保村民的下一代不会出现畸形噩运呢?

难道须要等到问题发生过后才来补救吗?到时何人又能给予村民合理的赔偿?”

“世上最大的悲痛莫过于失去祖国家园”,请不要让武吉公满的村民有家归不得!

更多关于山埃采金的资料,可到以下网站支持

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

也请你读读武吉公满村民凌国文写给马华公会的公开信

尊贵的马华公会全体领导层:

您们好!早前针对武吉公满新村山埃采金事件,写了一封公开信向贵党副总会长兼劳勿区国会议员黄燕燕部长陈情兼求助。不晓得是否黄燕燕部长贵人事忙,等了两个星期,仍是音讯全无。

bukit komon gold mine protest 020306 police villagers这是关乎武吉公满三千条人命的燃眉之急,我不能再无期限地等待黄燕燕部长的回应。所以,衷心希望贵党中央领导层可以关注此事,给予村民适当的协助。

村民不是要抗拒发展的洪流,更不是要发起情绪的对抗。村民的不安,是因为有关当局从2006年决定批准金矿业者以山埃采金至今,仍无法正面及有力地回应以下数道关键问题:

大量剧毒就在咫尺之遥

1) 不论何种形式的工业,都应该离开住宅区至少5公里。可是武吉公满金矿区距离最近的住家只有2公尺之遥,与民宅只有区区一马路之隔。与周遭民宅几乎没有缓冲区,并且采用大量(每日1.5公吨)属于一级剧毒物质的山埃作业的金矿,到底如何获得政府的批准?

bukit koman anti cyanide 070807 penjom dying trees2) 在外国,山埃外漏意外早有先例。印尼布雅湾(Buyat)曾因为金矿业主以山埃采金,导致当地六个乡村的超过一千名村民相继中毒患病,印尼政府最终下令 所有村民迁离该地;美国卡洛拉多西部也曾发生一宗山埃泄漏意外,导致27公里内的河流生物全部死亡。就连先进国如美国尚且无法避免山埃外泄与污染事件,还 不是先进国的马来西亚如何担保政府所发出的准证是有保障的?

何有机制来“管理得当”?

3) 村民向有关当局寻求保障,黄燕燕部长向村民表示:“只要管理得当,山埃采金是绝对安全的!”然而,黄部长却从未说明当局有哪一些监管机制。如果管理不当呢?谁能负起这个责任?就算人人都奉公守法,又有谁可以担保意外不会发生?

4) 彭亨州务大臣安南雅谷的回应则更让人失望:“哪有什么保障?就算警察逮捕的犯人都可能逃脱、你吃糖都会中糖尿病!哪能保障什么?”如此不负责的言论,与拿人民的性命当赌注有什么分别?

张少平间接被山埃害死

bukit koman cyanide gold mining funeral 010509 04其中一位住宅靠近金矿区的村民,自金矿开始运作后,由于经常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化学物异味,逐决定将妻子送到吉隆坡居住,自己则搬到果园独居躲避异味,同时也留下来与由村民所组成的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共商对策,为保卫家园尽一份力。

三个星期前,这位身体健壮的村民被发现毙命于果园内的屋子。这位村民叫张少平先生。

虽然警方声称张先生的死因是心脏病;可是谁能证明张先生的心脏衰竭与山埃无关?再说,如果不是为了躲避山埃的毒害,他会与妻子分隔两地,以致病发之后都没有人发现吗?

马华领导不理会村民求见

bukit koman cyanide gold mining funeral 010509 01我 们不希望再有第二宗惨剧,我相信贵党领导层也和我有同样的想法。可是,自武吉公满山埃采金事件爆发以来,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曾于2007年致函及呈交备忘 录予贵党前任总会长黄家定、时任彭亨州马华联委会主席的陈广才、时任马青总团长兼文冬区国会议员的廖中莱,要求择日会见工委会成员;如此卑微的一项请求, 至今仍然全无回音。

贵党去年更换了全新领导层,我在贵党总会长的个人网页看到:

“他敢向强权说不,为民生福祉敢于抗争;
他是社会的良知喉舌,因为他不平则鸣。”

但求一个安全家园,过分吗?

贵党总会长如此情操,叫人敬佩。现在摆在眼前的,是关乎三千条人命,以及他们下一代的生存及人权的重大课题,贵党是时候将承诺付诸行动。

村民们示威,被警方禁止;呈交备忘录,全无下文;写公开信,又如石沉大海。尊贵的YB们,希望您们可以教一教我们,还可以怎么做?

毕竟,村民们只要求一个可以让家人平安过活、让孩子健康成长的安全家园。如此要求,不算过分吧?

武吉公满村民
凌国文上


One thought on “黄金与人命,何者价更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