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妹的婚礼

两辆车子在小村子里兜兜转转了半个小时后,我们终于找到了堂叔的家,不过已错过了堂妹的婚礼。

现场喜气洋洋,到处都挂满了红灯笼。

主人家正站在门口迎宾,走在我前头的小妹停下脚步向我打个眼色,我一箭步走前把两手伸向戴着哈芝帽的堂叔说:「恭喜,恭喜!」再给穿得红彤彤的堂婶一个拥抱。尴尬的小妹小声对我说:「我认不得叔叔了!」

婚礼才刚结束,两位新人与嘉宾们正在享用午餐。我对妈说:「我去跟他们打个招呼」,我走向主家席向这位生平只见过不上五次面的二堂妹握手,她礼貌的微笑点点头,眼神有点迷茫,我想她可能在猜着我的身份吧!

环顾现场,除了堂叔堂婶两人,没有几张熟悉的面孔,看来我们两家的生活圈子已没有太多重叠的点了。

堂叔当年不顾叔公家人的反对娶了巫籍婶婶当妻,从此他的生活与我们就像两条平行的路线,不曾交错过。新年去叔公家拜年,他们不在,说是因为回教徒不适庆祝农历新年,当时很想告诉他们,新年没有与回教起冲突,中国有两千万的回教徒都在迎庆春节呢。邀请他们来我家参加喜庆和聚会,他们没来过,因为怕食物不 Halal,我很想告诉他们,不用担心,我们会安排。结果,我们渐行越远。

午宴时,叔叔带了大堂妹和小堂妹过来,印象中最后一次见过她们是在叔公的丧礼上,四母女孤伶伶的坐在屋外看者屋内的丧事程序,没有参与拜祭,她们只是默默的看我们忙者报丧、入殓、出殡、超度、看守靈堂到祭奠,算是尽了身为媳妇孙女的责任。

回家路上我们才察觉,他家在邻村,两家直径相距不超过半英里。可是为何我们却如此的陌生呢?

回家后看请柬,才知国华叔现在叫Zuraimi, 堂婶叫Azizah。

我决定把喜帖留下来,就当做是两家重续亲情的见证吧。

祝 Siti Zubaidah Zuraimi & Hamry Ramli 白头偕老、早生贵�
祝 Siti Zubaidah Zuraimi & Hamry Ramli 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现场�闹非凡
婚礼现场热闹非凡
两位外甥也来凑�闹
小妹两位女儿也来凑热闹,要Bersanding!

4 thoughts on “堂妹的婚礼

  1. 哎哟,你把blog link接来到这篇文章啦,所以没有看到我的新作囖!

    我活动工作太多少写了,不过会尽力而为啦。

  2. 我弟的店在馬來區比較多做馬來人生意,請了好几個員工都是巫華混血兒,但是我非常奇怪的是他們除了不會說華語(方言也不太會)之外,對華人的其他所有東西好像也真的所知不多,雖然是巫華混血,但在認知上就是個典型的馬來人。當然不是說數典忘祖什麼之類的啦~ 我只是覺得很有趣的地方在於,到底是怎樣的結構以及條件下形成這些進入馬來社會後的華人既普遍意味著斷絕與原生社會/族群的一切關係呢? 因為就如妳所說的,在我們對伊斯蘭教有進一步的基本了解後會發現,其實伊斯蘭教文化與其他社會並沒有那麼多的禁忌或衝突,跟我們原本常識上對馬來西亞Islam的認知差很多,那些很多啥豬肉、節目禁忌根本就是無中生有或只是彼此的認知(但不見得是正確),所以族群之間日常生活中的那條「線」是怎樣形成? 為什麼我們都認同這一條分開彼此的「線」? 但我馬來朋友不多,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好好了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