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书

今天休假在家,艳阳高照,我决定晒书。

前阵子人文图书馆的储藏室漏水,那时没时间立刻处理,一批待处理的旧书就沾到湿气而发霉了,一些不能补救被迫丢掉,好心痛!这一批只有书角发霉的书我送去印务局裁边处理后,现得翻晒去霉才能上架

公寓泳池旁的石砖地板最适合晒书了,我先将书搬到楼下,用半湿不干的抹布擦掉书上的霉斑, 再把书排在石凳上翻晒。我怕泳池里戏水的小孩把书给弄湿,就拿了本现在热得不得了的《世界又热、又平、又挤》来坐在树下一边阅读,一边监督翻晒。

我的思绪随着书上的文字,想起儿时与家人天台上晒书的往事  。。。。。。。。。

dscn10701

老家太平长年下雨,再加上住的战前老店屋一下大雨就会漏水,放在书柜里的藏书容易受潮而生霉。每年雨季一过,太阳一出,妈妈就会提醒爸爸将书拿出去晒一下,防止虫蛀

晒书在我家是大工程,整2千本的藏书须出动全家人花上几天才能完成。

一开始妈妈将书架上的书抱出来天台,爸爸负责将书一本一本摊在木板上开始检查,发现有发霉现象的,我就用抹布擦掉书上的霉斑,如发现书有卷角的, 就将书角整平,过后弟弟就把书一本一本的摊开来晒,再用长木条把书给压住,以免书被风吹乱

这个时候,我就会蹲在地上,边翻晒,边阅读,直到膝盖酸疼,就索性席地而坐,思绪随着书上的文字,遨游四海, 纵横古今。

那时晒书最怕下雨,一看到天转阴,就快喊家人收书,有时手脚慢了点雨就无情的洒下来,害得大家手忙脚乱有书就捉了往屋里抛,有点兵荒马乱湿答答的书本,就得赶快用布抹干,或用吹风筒把它吹干,等天一放晴再晒。

如天气好,一天可晒两三轮的书。受潮的书接受一番阳光的洗礼后,书本更形朝氣!

從前的人晒书是為了防止书籍受潮或怕被虫蛀, 如今,由于房子通风好,书柜放有干燥剂,书籍已很少发霉了。现在有多少人仍然晒书,恐怕得打个问号?

而今非昔比的“晒书节”,则成了爱书人交换好书的活动或是書店清倉大拍賣的噱頭創意了。

如你家要”晒书”并赐书第二”生命”,可参加大將书行的再生書活動,收書日期:至11月10日(一);售書日期:11月15日(六)-12月15日(一);收/售書地點:大將總行; 詳情請聯繫603-2260 6828 (10.00AM-10.00PM〕

古人在七夕这天有晒书、晒衣被的习惯。七月阳光充足,晒书正当时。

《世说新语•排调》记载:七夕那天,家家都在晾晒衣被,惟有郝隆一人跑到太阳底下,掀起衣服把肚皮对着太阳,旁人不解,答曰:晒书。

郝隆晒书,夸耀自己腹中的才学。晒肚皮即晒书,用现代人的说法那是“行为艺术”。了解了晒书的背景,你会感叹,郝隆晒书,那是一种浸透着辛酸与无奈的黑色幽默。

也有人说六月初六这天是晒书节(点击此以知典故〕。

2 thoughts on “晒书

  1. 中学时帮家里的书分类,大略算过有约2千本 (当然也包括我的儿童乐园啦!〕,百科全书就有3-4套,算是个小型图书馆了。

    我爸爸的藏书蛮丰富的,一半以上是英文书籍,记得有很多的政治思想、中国近代史等。那时太平买书不容易,听说爸爸每次到槟城、吉隆坡开会,就会搬1-2箱回家,还定期邮订香港商务的书,妈妈那时就老唠叨说爸爸把整副身家都投资在书本上了。

    后来家道没落,从大店屋搬小店、小屋,很多书在多次搬家时被迫”处理”掉了,只留下爸爸的最爱,很可惜。

    有些书我已捐到人文图书馆。我想老家的书现已不到500本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