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火者将被自焚

(一)

对我来说,阿末依斯迈的“寄居论”原本只不过是巫统极端种族主义者的把戏,不用太在意他道歉与否。

在快速全球化的今天,大家都是地球村的居民,我们为何还争论着我们从哪儿来?而不是探讨我们应往哪儿走呢?

(二)

在丢出的种族性“寄居论”言论后,阿末坚持不道歉,这还不打紧。

在记者会上,他的同盟槟州巫统秘书阿查哈(Azhar Ibrahim)发表“枪毙记者”论,企图恐吓记者,事件就开始难以收拾了。

再后来阿末又警告华人不要学美国犹太人兼控我国政治与经济,其支持者甚至怒撕民政党代主席许子根肖像,并多番以恐吓口吻阻止记者发问,事情开始严重了!

在与阿都拉的会面后,阿末仍然坚持自己没错,他不但再次把矛头指向民政党,许子根与媒体;还把国阵成员党拖下水,说“巫统本身是种族主义者,马华是种族主义者,国大党也是种族主义者“,也把国阵推入一个种族主义的深渊。

原本只想做民族英雄的阿末依斯迈等不会见好就收,终于玩出火!

(三)

因寄居论,巫统的极端种族主义者把民政党代主席许子根的照片拆下当众撕毁,民政党颜面何在?

也因寄居论,民政党与与槟州巫统断绝关系。国阵各成员党的关系难以再修补,国阵也正在逐步崩解!

在创党时期加入民政党的老爸来电说,这个时候如果民政党还不退出国阵,更待何时?

(四)

看来阿末的“寄居论”已引发超乎道歉与否的范畴了。

不论道歉与否,人民及民政党都是输家。

不管巫统最后如何处置阿末,国阵更是最大的输家,916变天可能不再是梦想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